您的位置
主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卸任CEO的贾跃亭:“为了还债,放弃一切。”

来源:www.lilarizzon.com 点击:1253

“我放弃一切的原因是为了让FF成为现实,尽快偿还剩余的担保债务,实现汽车工业转型的梦想。”9月3日晚,时任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CEO贾跃亭(以下简称“FF”)在微博上写道。

同时,FF也正式宣布创始人贾跃亭正式辞去公司CEO职务,接替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而被誉为“宝马i8之父”的比夫康博士将正式接任前者,成为FF的全球CEO。

公告称,短期内,毕福康将带领团队全力为首款超豪华智能互联网“新品种”FF 91电动车的量产做准备,并完成下一款大规模量产豪华车型FF 81智能电动车的最终研发。不过,贾跃亭将负责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的整体实施,领导人工智能、产品定义、用户获取、用户体验和用户操作等相关工作。此外,FF还将公开招聘全球董事长的职位。

由此可见,这是FF成立以来最大的人事变动,也是贾跃亭在2018年底推动高层治理结构改革的正式登陆。

只是即使他在制造汽车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他也必须面对法国法郎债务的真正困境。毕福康真的能带领FF走出“泥潭”吗?“宝马i8之父”毕福康是谁,他在六个月内换了两次工作?

根据公共信息,毕福康为宝马工作了20年,是著名的电动车专家。他负责宝马集团新能源子品牌宝马I,该品牌打造了宝马i8的豪华插电式电动车模型,从而赢得了“宝马i8之父”的称号。事实上,毕福康在宝马的工作相当于内部创业,因为品牌一是宝马集团从0到1的过程。因此,从个人历史和背景来看,没有人比毕福康更适合开车。

所以在2016年,毕福康选择离开宝马,走上创业之路。他和前宝马同事戴雷一起加入了巴顿汽车公司。百腾汽车是南京知行新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FMC)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它成立于2016年3月,并于2017年9月正式发行。其英文名称为“BYTON”,旨在打造一款“新时代网络汽车”。

得益于毕福康和戴雷的祝福,百腾汽车已经成为汽车制造新势力中的黑马之一,背后有腾讯、富士康、一汽集团等众多投资者。2017年1月19日,巴林宣布投资116.4亿元在江苏省南京市建厂。新工厂将分两个阶段建造。第一阶段建设计划于2019年完成,第二阶段完成后年产量为15万辆,年产量为30万辆。

但是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很久。当大规模生产目标推迟时,资本危机也出现了。这有点类似于FF,结果比夫坎离开了指挥棒。今年1月,根据BATTNE的内部邮件,前BATTENE CEO毕福康将担任董事会主席,CEO职位将由前BATTNE总裁戴雷担任。

后来,在今年4月的上海车展上,毕福康出现在亚由美会议上。他说他已经加入ICON成为首席执行官。“当我见到ICON总裁吴楠,听到他对ICON未来的计划和愿景时,我决定加入。”然而,据德国杂志《经理人》报道,毕福康离开百腾是因为该公司目前面临金融危机,无法支持其在中国市场的扩张计划,这导致了公司内部的紧张。

然而,很难理解比夫坎在艾康尼克的职业生涯只有四个月。他又换了工作,来到FF,选择和贾月婷一起工作。关于FF的原因,毕福康说有三个要点:“第一,贾跃亭先生;第二,FF行业领先的产品和技术;最后是全球伙伴关系体系。”

毕福康也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筹集资金。“在第一阶段,要实现所有这些目标,仍有数亿美元的资金缺口。”

但是毕福康,仅仅因为融资不足导致的资本危机就离开了百腾,害怕从前首席执行官贾月亭那里学到更多的资本。

开始全心全意还债的“金融大师”也在金融时报的声明中说贾谊

2016年,毕福康离开宝马时,乐视完成了对库派的收购,并成立了乐视体育等生态企业。贾跃亭今年也在乐视达到顶峰。其个人价值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37位,乐视市值超过600亿元。

但很快,由于手机供应链问题,乐视陷入财务困境,大量机构开始从乐视取钱,贾跃亭不得不在内部信中承认,公司资金短缺是因为速度过快。

反思回到反思,任性的贾月婷仍然挥着手,宣布他将在美国制造一辆汽车,并要求财政支持。因此,贾跃亭永远不会重蹈债务的覆辙,“下周重返中国”已经成为他的经典名言。

2017年1月15日,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整,孙宏斌在Letv.com、乐融志新和乐视影业投资150亿。孙宏斌认为:“贾跃亭有企业家精神。乐视只缺乏资金和治理结构。”

投资完成六个月后,贾月亭宣布辞去乐视董事长一职。他去美国致力于制造汽车的梦想。孙宏斌不得不接任董事长一职。孙宏斌在任期间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但仍未扭转乐视的衰落。最终,孙宏斌“无法重返天堂”,结束了他作为乐视董事长200多天的职业生涯。

孙宏斌走了,不缺钱的许家印来了。2018年6月25日,恒大集团子公司恒大健康宣布将以67.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的股份,成为智能王公司的最大股东,智能王公司的核心资产是贾月亭的FF公司。

谁能想到仅仅三个月后风云突变,贾跃亭将恒大的投诉告上法庭。直到去年年底,双方持续数月的争端以和解告终,所有最初的协议都被终止。

但幸运的是,这时,第九城市主席朱军,“纵马来援”。根据双方的协议,九城将分三期向合资公司注入高达6亿美元的资金,并拥有运营控制权。FF将为合资公司提供包括生产基地在内的相关产权和资源,并授予其在中国的独家生产、营销和销售权,包括V9车型和其他指定车型。然而,目前双方的合作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不仅如此,据《国家商报》报道,截至2019年6月30日,大股东(贾月亭)及其实际控股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仍在19.85亿元左右。

虽然贾跃亭开始从“前”到“后”还债,但要大规模生产ff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