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最新政策 » 正文

蔚来上市到底开了个好头还是坏头

来源:www.lilarizzon.com 点击:1264

北京气温零下7度,五棵松灯火通明。当奶茶妹妹微笑着出现在大屏幕上时,观众爆发出欢呼声和掌声。当红色乐队想象龙(Imagine Dragons)帮助现场演唱6首冠军歌曲时,高潮一首接一首地出现。在主持人的指导下,观众们也有序地舞动着腕带,从远处看,这就像是音乐会的场景。

这是魏莱去年12月16日举行ES8奢侈品大会的现场。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魏京生报道了五棵松的整个场馆以及周边的一些场馆、8架飞机、60节高速铁路车厢和19家五星级酒店。想象一下花费150万美元进入会场的龙被邀请坐在里面。上海机场设立了专门的维修工注册处。8000万元的新闻发布会让这家国产电动汽车初创企业引人注目,并让这两个半小时成为亮点。

八个月过去了,一直是粉丝的魏莱现在在美国大张旗鼓地上市,并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计划书。八年前,特斯拉和车易同时成功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八年后,马斯克和李斌分道扬镳。特斯拉“有钱”退出市场,而弟子魏莱(Wei Lai)因资金匮乏急于进入股市,这使得魏莱的上市申请备受关注。

你想成功还是想快速获利?

"我认为所有这些事情都是自然发生的."李斌在首次披露上市计划时发表了这一评论。然而,水真的到了吗?

招股说明书从各个方面恢复了真正的威来。根据招股说明书,截至今年6月30日,威来ES8已收到17,000份预订,目前仅交付481套。支出方面,威来研发支出14.5亿元,2017年26亿元,2016年14.6亿元。相应的销售和管理成本分别为17.2亿元、23.5亿元和11.3亿元。巨额支出背后是巨额亏损,威来汽车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33.3亿元,2017年亏损25.7亿元,2016年亏损50.2亿元,合计亏损109.2亿元。相比之下,收入却相当微不足道:魏莱的汽车业务收入为4439万元,其他业务收入为159万元,总收入为4599万元。

互联网创新的流动效应很容易让人产生虚幻的成就感,但产出和损失是可以将人们从幻想拉回现实的冰冷数字。目前,魏莱的力量似乎不足以支撑他的野心。

8月初,肖鹏汽车董事长何肖鹏公开表示,在新的动力汽车制造商中,今年没有人能交付1万辆汽车。李斌在深圳NioHouse的开幕日进行了远距离赌博:如果魏莱今年没有交10,000辆车,他将向何肖鹏支付ES8。今天交付的481台仍远未达到年底交付10,000台的目标。早些时候,魏京生在公共汽车上走过来,已经一个接一个地“跳票”。看起来好像再也不会发生了。

“我们不想谈论数字。谈论数字很容易侮辱我们自己。”90多年前,福特可以每24秒生产一辆丁字车。现在福特只需要6个小时就能生产10,000辆汽车。它也有10,000辆汽车,但足以成为2018年新车制造商之间的最大赌注。可以看出新车制造商还需要走多长时间。

这更像是饮鸩止渴,而不是遵循自然规律。数十亿英镑的损失几乎耗尽了之前的融资。魏莱的首次公开募股更像是为了缓解当前和未来的财务困难而急于发财。魏莱目前的资金消耗越来越快,研发、运营维护、工厂建设、店铺开业等成本不断上升,带来了巨大的财务压力,随之而来的血液富集迫在眉睫。然而,继续在一级市场融资并不容易。随着融资轮数的增加,估值继续上升,使得在一级市场寻找投资者变得更加困难。

与此同时,2018年一级市场将对投资变得谨慎。据中国投资研究院统计,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风险投资/私募股权融资同比下降54.82%。筹资总额同比下降74.85%,

根据招股说明书,威来在2018年上半年的研发支出为14.5亿元,相应的销售和管理成本为17.2亿元,分别是收入的32倍和38倍。同时,特斯拉在研发、销售和管理方面的成本分别占收入的13%和25%,这是相当不同的。作为一家新的汽车制造商,花在研发上的钱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但伟来已经在“形象投资”上花了相当大的一笔钱,希望在行业内建立一个精英车主圈,打造汽车的高端品牌形象。

目前威来已经在杭州北上官港等核心城市的中央商务区开设了7家销售检测店,包括长安街、太古汇、珠江新城等。这使得租金成为一大笔钱。据悉,威来在太古汇的门店投资约8000万元,东方广场的年租金预计约为8000万元,上海中心的年租金至少为1亿元。每年,仅门面的运营和维护费用就将超过5亿元,而且这一数字还会随着威来汽车商店的增加而继续上升。据报道,随着威来离线体检店的开业,该店的成本甚至会超过核心汽车研发的投资。

“汽车可能不仅是未来的交通工具,也是某种生活方式的通行证。买车意味着你进入某个俱乐部,每个俱乐部都有不同的定义。”李斌解释了伟来俱乐部的概念。在营销方面,威来倡导强调高端品质、注重“服务体验”和“威来圈”的生活方式。因此,在NIO House可以看到针对精英车主的相应服务,如巨大的儿童乐园、威来咖啡、网上红色美食、巨大的绿色植物等,这些其实是威来对基于体验的消费社会的把握。

除了花费巨资举办奢华的新闻发布会之外,威来还在北京签约了世界贸易组织日订单,进行ES8产品的推广和威来的整体品牌推广,所有这些都让威来给外界留下了财大气粗的印象。“一个品牌的高度是由最低处决定的。很难说我的车和宝马、奔驰的销量持平,但在其他方面比它们更矮更穷。”李斌说。

但是李斌可能没有意识到魏莱和宝马不仅仅是在标志性建筑中开店,而是采用豪华和科技的店铺装修风格。当你购买锤子和小米时,你可能愿意为你的感受、技术和服务体验付出代价,但当你以与路虎、雷克萨斯、英国菲尼迪和凯迪拉克相同的价格购买一辆新的国产汽车时,你可能只是跟随一群吃甜瓜的人。新技术与传统产业之间的差距不仅在于技术上的差异,还在于其背后至少存在两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品牌的心理预期和认知集合、消费符号和具有文化内涵的身份符号。这是汽车品牌溢价的根源。坦率地说,光满足用户的虚荣心并让邻居、同事和朋友看到后都忍不住称赞它是不够的。

李斌的取现之路

烧完很多钱后,他渴望被列入输血名单,并被外界质疑为私吞钱财、剪韭菜和玩资本游戏。事实上,毕竟,当汽车公司甚至不能生产汽车时,开始写自己的资本故事听起来并不乐观。那时特斯拉花了七年时间上市,更不用说有着100年历史的传统汽车公司的基金会,它渴望上市。你觉得这不像是耐心地造一辆车吗?

李斌擅长在旅游领域玩弄资本,尽管他的投资者身份并不广为人知。"每个人都相信李斌,因为他们从李斌赚钱。"一些媒体已经这么说了。

由“旅游教父”李斌创立、孵化或投资的公司基本上已经成为互联网旅游各个细分市场中最具影响力的群体,从市值超过35亿美元的车易网、市值超过30亿美元的魏莱、市值接近50亿美元的在香港上市的宜欣集团,到市值接近30亿美元的莫比克,再到汽车与家居、考拉调频、Tik Tac拼车、心有二手车、首张汽车邀请函等项目。

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

收购前,莫比克曾陷入资金困境:截至今年4月初,莫比克盗用了60亿元用户存款,供应商欠下约10亿元人民币,总债务超过10亿美元。此后,创始团队成功地将莫比克卖给了美国,被外界称为“大逃亡”。作为早期投资者,李斌在兑现数亿美元后退出,与莫贝克没有进一步联系。

在莫贝克之前,李斌有过许多成功的“套现”经历,这多少让人怀疑李斌一贯的风格是不是在项目继续烧钱时选择及时撤出?从这个角度来看,李斌更像一个成功的资本促进者,而不是一个专注于工业制造的实干家。李斌可能会利用自身的能力和资源来运营输血甚至现金,但有限的资本不利于魏京生作为汽车制造商的长期发展。

对于新车制造商来说,魏京生是一个好的开始吗?

在传统汽车制造业中,“全球汽车开发流程”是使用最广泛的流程。一个完整的汽车制造周期大约需要四年,涵盖汽车和零部件研发的每一个环节。

特斯拉成立于2003年,花了15年时间才取得一个小小的成就,而魏莱只用了4年时间就“大规模”上市,生产了481台。

互联网制造商似乎比传统汽车公司有更大的野心,暴露出来的问题尤其明显:

如果魏京生来到市场,是好事还是坏事?

首先,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被一个接一个地吸走。

2017年,中国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汽车制造运动。无论是新的汽车制造企业、传统汽车企业还是英美烟草,它都在开发新能源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新建汽车公司热衷于取钱,大额融资事件频繁发生。据信息技术橙统计,2017年新能源汽车领域共发生63起投资事件,总投资430.18亿元。其中,汽车研发制造领域投资项目16项,融资219.52亿元,其中威莱汽车融资6亿美元,两轮融资10亿美元,马薇汽车融资10亿美元,肖鹏汽车融资22亿元,等等。

滴滴在2014年估值约239亿元时,其业务已经覆盖了北上官深等16个大城市,日订单超过15万份。当2015年第二轮融资超过100亿元时,美团和电平已经达成战略合作,并合并成一家新公司。相比之下,筹集了150亿元人民币的魏莱却没有相应的产出。

当新的汽车制造公司在早期进入资本市场时,它在一级市场有足够的资金。现在它已经开始为二级市场制定计划。它想从投资者和股东那里筹集更多资金。货币吸收模式的终点在哪里?

第二,制造汽车的周期很长,投资就像无底洞。PPT一辆接一辆地制造汽车。“PPT汽车鼻祖”游侠车是2014年创立的品牌,第一款概念车“游侠x”于2015年推出。然而,由于概念车被指控为高度假冒的特斯拉,游侠车一度被公众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钛媒体《贾跃亭在美国的“金蝉脱壳”计划》此前也有独家报道披露“美国电动车公司FF申请破产保护”,乐视的“PPT汽车大厦”也得到进一步整合。

以前,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有一个流行的在线标志集合。近50个品牌中的大部分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而且很少有真正的汽车量产。

制造一辆汽车需要一天以上的时间。它看起来像一个长周期的无底洞。特别是新车不仅需要考虑到传统汽车的基本技术,还需要投入到新技术的研发中,这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和实现的。“造车运动”背后雄心勃勃的企业家不愿意放弃“弯道超车”的机会,导致这一概念在市场上领先。最终谁将负责大规模生产?

第三,新车迭代周期与高价耐用品定位之间的矛盾。恐怕这是网络汽车面临的最大挑战。

李斌,威来汽车公司的创始人

然而,根据美国《汽车行业的迭代思维》,最好在大约5年内出售汽车。新车制造商如何整合不同频率的迭代技术?如何在旧汽车的基础上保持软件和硬件的不断升级,以保证购车用户的体验?

传统产业的产业结构与互联网信息社会的脱节、消费者体验的提升、新技术的产生和迭代、资源连接和配置效率的提高是互联网企业介入传统产业链和重构价值链的基础。

浸泡了一百年的汽车至今还没有被颠覆。原因是汽车重工业严重依赖基础科学研究,擅长创新产品、服务和商业模式的互联网无法在如此众多的技术集成产业中充分发挥其优势。

所以新车的本质不是互联网汽车,而是汽车互联网。制造汽车的漫长道路才刚刚开始。

先行者的做法将不可避免地影响整个行业的方向。领导人魏莱刚刚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小鹏随后宣布了一项新的融资计划。15日,肖鹏汽车副董事长兼总裁顾帝鸿宣布,肖鹏汽车计划在2019年底前获得约300亿元融资。可以看出,它将会给其他紧随其后的新型汽车制造力量带来更大的影响。

威来,如果成功上市,对整个新的汽车制造行业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好事。资本是疯狂的,渴望在站稳脚跟之前上市。如果你想从资本市场起飞,就像你得到的祝福与你自己的能力不符一样,你最终会变得被动,被资本牵着鼻子走,导致整个行业太多混乱。

马斯克对此有深刻的理解。正是因为他不希望特斯拉遭受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这将导致他失去能量,马斯克才决定退出市场,耐心练习。疯狂资本驱动的盲目扩张只会让整个行业陷入更大的困境。资本不是一切,尤其是在制造汽车方面。如果没有坚实的积累和绝对的实力,如果你不用心打造一辆汽车,专注于技术突破和大规模生产能力的提高,如果你光顾新闻发布会,资本的浪潮将会消退,只有一堆泡沫和鸡毛会留下。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